您现在的位置:平坝中小学网站联盟>> 教师心得>>正文内容

最特别的“他”

8月31日

班里又来了一个男生,我去领。

瘦弱的身躯、躲闪的眼神,一副老实的样子。相反,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父亲,欲言又止,放心不下。我心里暗自好笑,都上初中了,还跟在屁股后面,孩子怎么能长大?

“放心吧,”我说,“中午吃饭去食堂,下车坐校车回家。”

领进教室,班里学生一阵哄笑。

9月1日

这孩子绝对不正常!

半天写不了自己的名字,上课没有一本书,课后没有交过一次作业,一整天都在修理他的工具,课间操自己在练金鸡独立,谁动他一下就抱着头蹲在地上哭,更可怕的事高年级的同学来班里找他,他吓得不敢出教室。

已经两天了,我要求他回家让家长给我打电话,但却毫无音讯。他没有填写过任何资料,我要怎样才能联系到他的家长呢?难道晚上跟着他回家吗?

几个孩子的自告奋勇解决了我的难题,他们捎信让家长来一趟。

9月2日

我很庆幸,来者是母亲。

原本我已经预设好的台词:我可以确定孩子的智力有一定问题,在现有的环境里学不到任何东西,并不合适。特教中心会教给孩子更多的生活常识,相互之间没有任何的讥讽和嘲笑,而且国家承担全部费用,很多福利厂从中招工,何乐而不为呢?

原本我都认定对他而言,这是最好的出路,原本我都感动于自己的苦心,原本我都相信的无比正确的建议,却在两节课的交谈中打破。

可怜之人必然有可恨之处,确实。

11个月大的孩子发高烧,硬是在哭闹的状态下塞药,导致了癫痫的发生。(我核实过,本身具有遗传基因,可能在生病、恐惧或愤怒的情况下诱发。)

长期的犯病——治疗的过程中,严重影响了孩子正常的智力和身体发育。(比我预想的还要严重的多,因为这一级是我第三个癫痫的学生了。)

但是……(我想后面就是我受到的教育了)

别人劝这母亲,再要一个孩子吧!她认为再生一个,就意味着放弃这一个。谁还会把他捧在手心里呢?她宁可守着这一个,治好这一个,永不放弃这一个。

别人劝这母亲,送他去特教学校吧!她亲自去考察过,感觉还没到那种生活不能自理的地步,更多的是舍不得吧!她自己教会了孩子自己吃饭、自己穿衣、自己上学。

从每天翻白眼七八次,到近几年监护没有再复发过。十几年的求医经历,是常人所难以理解的。其实,对于现在,她已经很满足了。

泪水,流淌在我们两人之间。

同为母亲,如果是我,会不会做到这么多?

换做老师,我们会不会像母亲一样包容一切?

亏我们还自诩为像妈妈一样爱每一个孩子!

9月8日

我依然在困惑中,为什么不送到更适合他的特教学校呢?那样绝对对他的成长有利!

李宗怀的一番话点醒了我:国外根本没有特教这种学校,它就好像让孩子完全成长在一个童话故事中一样,完全成长在一个玻璃球里一样。因为他们总有长大成人的一天,他们早晚都要生活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,迟早要与正常思维的人接触,为什么不让他们早点适应呢?否则,那种落差是一种更大的伤害。

对呀,风靡全球的阿甘不也是这样跌跌撞撞地长大的吗?而这初中学校,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缩影,有好人,有坏人,有责任义务,有纪律要求,需要他早早适应。

9月12日

他总是与其他同学发生矛盾,站队一个人在外面,午餐多吃多占,上课影响周围的人……别人开句玩笑,他也认为是取笑自己;别人不小心碰到他,他会发疯似的反击。他完全处于自我保护的状态中,同学们对他是相当排斥。

就从这里开始吧!你,要认识朋友这个概念;你们,要帮助弱势群体。

我很庆幸,你和你们出现在我的班级里,出现在我的生命中。

 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