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平坝中小学网站联盟>> 教师心得>>正文内容

孩子,我愿做你“冬天”里的一把火

就在昨天,同学们告诉我,王楠调查了班级同学对刘浩的看法,百分之九十的同学都讨厌他。是吗?刘浩有这么讨厌吗?我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壮实的男孩,爱往老师面前凑,喜欢表现自己,爱和女同学玩的大男孩。同学们为什么这么讨厌他呢?解铃还须系铃人,那晚我只布置了学生写一篇日记《刘浩,我想对你说》,让刘浩写一篇《同学们,我想对你们说》的日记。第二天,打开日记本,我读着读着,很多同学的心里话真的让我震惊,我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嘻嘻哈哈的一群毛孩子,写的不光有赞美、理解、鼓励,更有对刘浩的不喜欢和“控诉”。

再翻看刘浩的日记:“……你们常常打我,有时会骂我一句,现在全班的男生都叫我“耗子”,都没有人叫我刘浩了。我是四(3)班的一员,我不想被大家排斥!”这是一个被孤立者发出的宣言!掷地有声,铿锵入耳!像鼓槌一般敲击着我的心灵:“刘浩,我得帮助你!”我下定了决心。

说起刘浩,我多少了解一些,知道他从小就由妈妈和外婆带大,受长辈的呵护比较多,说话是有点像女孩子的嗲声嗲气。用我们方言说,这孩子有点“自惯自”。因为他伶牙俐齿很聪明,所以我没有在意他这些小细节方面的缺陷。他常常会告状,某某同学会欺负他,有的时候男同学会捉弄他。我听了以后批评那些男孩几句也就算了。没想到他和男同学的关系会弄僵到这种程度,许多女同学也对他嫌恶。从同学们的反应中可以看出在刘浩身上存在着很多缺点,但最让他痛苦的还是受到同学们的歧视和欺负,这歧视和欺负主要来自于他像女孩子的言行。

我觉得他可能有性别角色模糊倾向,所谓的性别角色模糊是指个体对自己性别角色认同的错位。一个人把自己的性别看作是男性还是女性,心理学上称之为性别角色。一般来说,大约从3岁起,儿童开始逐步形成角色的概念,如果男孩把自己看作是一个与周围女孩子一样的人,在打扮、表情、举止上努力模仿女性,即成为女性化男孩;反之,如果女孩把自己看作是一个与周围男孩子一样的人,在打扮、表情、举止上努力模仿男性,即成为男性化女性。上述两者均称为性角色模糊。从同学们的反应中看出他对自己的性角色定位还没找准,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的这种像女孩子的言行有什么不妥之处。看来我得帮助刘浩一把,让他快速成长起来,不能再让他这么痛苦下去。

我打算在全班同学面前读一读同学们的日记。我知道在全班同学面前把日记读给刘浩听,对于他来说是很残忍的事,开始肯定难以接受。但转念一想一块钢铁他总是要经过淬炼才能成才的,总得让他接受现实,让他自己去成熟,别人无法代替那种蜕变前的痛苦。

又是一节班会课,我走进教室对学生说:“同学们,我们谈谈刘浩怎么样?”

“好!”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。

“还记得我们写的那篇日记吗?我把你们的日记整理了一下,发现同学们真的了不起!让我们听听自己的心声吧。”

当我开始读同学们的日记时,我的眼睛一直在注意观察刘浩。刘浩开始把头深深的埋在臂弯里,逐渐的,他把头抬了起来,开始表情很难堪,再后来变得轻松起来,最后微笑了起来。

同学们听得很专注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,仿佛不愿漏掉一个字。还不时的微笑着,眼睛里闪着光,漾着笑意,不时点点头。当我读完刘浩的倾诉后,同学们变得不安静起来。

“哪有这样让别人引起注意的方法?”有的人在嘴里嘟哝着。

“啊,原来是这样啊!”也有人恍然大悟般的低语。

“同学们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我平静地问。

王楠站起来说:“老师,我以后一定不再欺负刘浩了,我一定会尊重他”“是的,就像尊重你自己一样。”我接着说道。我注意的看刘浩的表情,开始,他的脸像红布一样,用衣服抱着头,后来低下头在擦着什么。

郭炳康站起来说:“我以后一定会关心刘浩,同学们看我的行动吧!”

当这两位男同学(曾经欺负他的男同学)发言后,卢笛站起来说: “老师,我发现刘浩流泪了,他很想和他们俩和好。”

“好!让我们欢迎他们三个上来好吗?”在同学们的掌声中三个人走上讲台,刘浩主动伸出手来,握住了郭炳康的手,说:“我们一定会好好相处的”。又握着王楠的手,嘴里激动地说着什么。这时我已经听不清楚了,台下是雷鸣般的掌声,那场面真的很感人。

此时,有一种暖暖的氛围在空气中飘荡,我趁热打铁地说:“同学们,你们说男同学的角色该怎么定位呢?”同学们纷纷说:“应该是风风火火的,应该是大大咧咧的,应该去踢足球,应该打篮球,应该不斤斤计较,应该是心胸开阔,肚量大……”“是啊,我们一定要找好自己的角色定位,把握好自己的角色,这样才能不至于误入歧途。让我们男同学一起拉起手来,向着男子汉的世界进发吧。让我们举起手来大声地说,我们是真正的男子汉!”

真的,那天男同学是亢奋的,激动的,他们举起手,握紧了拳头发誓的样子很可爱。我明显看见刘浩略带羞涩的脸上在逐渐舒展开来,慢慢地变得阳光起来。

 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